前言

 賺到人情

 滋養心靈

 邀您同入寶山

 

 

 

【慈濟民族西路環保站】
回收資源,賺到人情

◎撰文/徐鍚滿 攝影/顏霖沼

環保站是個全天候開放的家園,
來到這堛漕C個人可以盡情發揮;
這就是為什麼街坊鄰居會對這堬ㄔ秅@種依歸感,
當作是第二個家的原因了。

站在環保站前,不難發現,隨時有人把車停下來,提著幾包回收物品快步進來,又快步離去,就像是走進自家一樣自在。

七十九歲的王何阿甘八年前就開始在社區做環保,手推著菜籃車出門為鄰里載收回收物,她和八十一歲的楊黃阿梅是鄰居兼好友,兩人做起環保來手腳靈活、精神矍鑠。「做環保讓妳們看來年輕了二十歲!」一旁的人誇說。

楊黃阿梅說:「早上做完運動就來這邊做環保,做到傍晚才回去。在家一直看電視也沒意思,要睡也睡不著,我一個人在家也沒有伴,所以來這堸筆茪u,大家都對我很好,做環保很有趣味,也很輕鬆!」

「來這邊都有感情了,就算是累也要來做!」楊黃阿梅說,有一次早上去醫院,中午看完病搭公車回家的路上,經過環保站還是忍不住拉鈴下車。「來這邊賺到了關懷,我還對兒子說:『這邊的師姊對我比你對我擱卡好哩!』」

另一個把這媟礂@自家,且把環保當成正職來做的徐秋滿,十幾年前發現罹患子宮肌瘤,兩年前慢慢開始變大,腹部大得像懷孕七、八個月,動手術的前一天,她還挺著肚子到環保站做分類工作。手術後住院不到一個星期,徐秋滿就回到環保站繼續做志工。

徐秋滿說:「開完刀後,早上起床都沒有什麼活力,但來到環保站動一動,感覺就好多了!而且站一整天也不會覺得累!」她一天站十二個小時是家常便飯,實在看不出才剛動過手術。

住在附近的慈彬一年多來幾乎全月無休、天天報到,簡直是把環保站當作家。「慈彬師姊每個月只有休假半天,那就是每月第二個星期天大型環保日的早上。因為那天來做志工的人特別多,她把工作機會讓給別人,等下午結束了再來,看看還有沒有什麼事情沒做好,繼續補強。」何翠翠說。

在志工們眼中是位幾乎全勤的「環保模範生」慈彬,其實十多年前就受證慈濟委員,曾經自慈濟「出走」過一段期間後才重回慈濟,她向志工「自白」曾經的荒唐生活:「別人不會的,我都會……」

慈彬初到環保站是做香積,很不能適應志工的作息,一下子這兒痛,一會兒那堣ㄤ峈A,連拿個桶子都拿不動,後來看到志工們揮汗做環保,好奇地拿了凳子坐下來試做分類,沒想到竟做出了興味、欲罷不能。來到環保站後,以前那群吃喝玩樂的朋友漸漸失聯,讓她離開了那些環境、根除了惡習。

在毒辣的烈日下,身形瘦小的慈彬戴著斗笠,站到環保車上用力踩踏著寶特瓶。不論資深資淺,走過荒唐,慈彬重回到她生命堻抪韁x的家,從頭學習、再出發。

如果不說,絕對看不出來鍾黃妙是個每星期要洗腎三次的重症腎友。四、五年來,住在南京西路的她,在住家附近撿拾資源垃圾,佝僂的身影在車水馬龍中健步穿梭。

兒子請來照顧母親的印尼籍看護工,現在也成了鍾黃妙做環保的好幫手,她說:「 Wuma 做得比我還多呢!」而年輕的 Wuma用生澀的中文說,在慈濟學到了愛心,做環保做得很開心,而且去年還參加社區歲末祝福,收到上人的祝福。

鍾黃妙說她曾因糖尿病血糖過低而昏迷,差點兒醒不過來,「還沒生病以前,這些大包小包、瓶瓶罐罐的東西可難不倒我;但洗腎之後,體力就大不如前了。」她咬著牙說。話雖如此,她還是天天出門做環保。

「要活就是要做!有看到就是要撿!」這是鍾黃妙的口頭禪,走到商店、菜市場買東西,她絕不會空手而回,因為大家知道她在做環保,都會特意把回收物整理好留給她。「現在我是愈做愈快樂!愈做愈有力哩!」鍾黃妙說。

留有鬍渣、穿著短褲的七十多歲歐吉桑,赤裸著被太陽曬得紅通通的上身,推著手推車走進環保站,將滿車的回收物倒進桶內。原以為他是拾荒老者,經志工們解釋,才知他在附近開設電器行,每天進出環保站兩三回,默默地留下回收物,又一言不發地到街上「巡弋」。

不管是左鄰右舍或是回收的廠商,只要來到環保站,志工就會上前奉茶、奉點心,從不認識到認識,讓每位來到環保站的人都能感受到這一分大家庭的溫馨。(取自2003年12月中旬《慈濟道侶》)

 

◢ 環保站中所使用的器具都是回收再利用,許多志工也是歷經人世滄桑、身體病痛後,從這裡再出發,生命再度燦出閃光輝。

 


「慈濟全球資訊網」歡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