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九一一救援始末
◎撰文/陳濟弘(美國總會副執行長)

 

◢美國總會副執行長陳濟弘會見新州代理州長。(照片/新澤西分會提供)

 

九月十一日早上十點鐘左右,如往常一樣在辦公室內處理業務,突然接到慮瑢師姊的電話,驚悉世貿大樓被飛機撞上而起火燃燒,突發的噩耗引起心中無限的震撼。只是當時心中不解,是何等的仇恨,會讓人做出如此傷天害理,而且損人不利己的事?

緊急總動員

身為慈濟志工,也曾經參加過多次的國際賑災,但是這次九一一驚爆事件,對於發生在我們周圍,又是世紀性的大災難,尤其是每天要面對罹難者家屬與受波及的受害者,內心的衝擊及感受,是以前參加國際賑災所未曾有的。事發當晚,新州慈濟志工在短短的四個小時之內,收集到二百多件毛毯、睡袋、棉被及枕頭,提供給受困於新澤西州惟何肯市(Weehawken)約一百二十名紐約市民。由於所有之隧道、橋樑全封鎖,有家歸不得,最後他們只好被安頓在惟何肯高中(Weehawken High School)渡過最漫長的一夜。

進入驚爆現場

九月十二日中午,透過救世軍之協助,慈濟第一批勘災人員,才能通過層層的關卡,約在下午三點左右進入世貿驚爆現場(Ground Zero)。時間約距離第一架飛機撞擊大樓30小時之後。從勘災人員處得知,現場之國民兵及消防人員不僅需要水,更需要冰冷的水,以解在高溫中救人及挖掘之渴。尤其在煙霧瀰漫、嗆人鼻喉的災難現場,觸目所及都是樓塌屋燬、殘梁斷瓦的混亂景象,心急的是,不知道陷在樓底下的人是否有得救的機會?救難人員心急如焚,而當時慈濟人所能做的,除了提供飲水讓他們解渴外,僅能祝禱而已。

當天晚上,約有三十名志工攜帶裝滿冰塊及瓶裝礦泉水的大塑膠桶,於晚上九點鐘左右,再次抵達驚爆現場,現場之救災人員取下面罩,將我們遞給的冰冷礦泉水一飲而光後,再拿一瓶,隨即帶上面罩繼續挖掘,希望能早點救出受困的人。除了敬佩他們救人如救火的精神外,亦深深體會到他們所承受現場之高溫煎熬。

◆尋找救援管道

第三天早上,從廣播新聞得知失蹤人數約數千人,紐約州長柏德基緊急呼籲具有特殊技能之水電、鉛管、建築等工人協助參與救災活動。於是與數名志工前往紐約市賈維茲中心(Jacob Jarvits Center)查詢有否慈濟可協助之處。但從工作人員口中獲悉,為了安全考量,所有參與人員須親自報到,查驗身份且在現場候命。慈濟的志工大部分都是上班族,在現場待命的可行性不高,且慈濟志工背景與他們之要求亦不符合。正在尋思間,又得知位於第二十五及二十六街之間的勒辛頓大道(Lexington)國民兵訓練中心(Armory)已被改成臨時災民救難中心,提供失蹤者家屬報案之場所。於是我們決定前往該中心做更深入的了解及查詢。

該區警衛森嚴,處處是警察,入口處更有國民兵攜槍站崗,草木皆兵。幸好我們身穿慈濟制服,看來是有組織的團體,所以幾經盤問,在說明來意之後,還是讓我們進入了救難中心。只見室內坐滿失蹤者家屬,約有數百個家庭,個個滿臉焦急憂愁,空氣中亦充滿著不安與煩躁的氣氛。

從擔任中文翻譯開始

救難中心內部佈置簡單,有一個由紅十字會和救世軍提供之餐飲站,慈濟人馬上主動加入行列,協助服務家屬們的餐飲,同時亦藉此查詢該管區主管名字,希望他能了解我們幫忙之意願。幾經查詢亦無法確切得知。然而卻在進門右側發覺擺設簽名簿,急需各種不同語言(包括中文在內)之翻譯人員,於是我們以平常兩格大之空格,寫上慈濟之名。隔天便接獲邀請慈濟人擔任中文翻譯,此舉引申出後來九十四號碼頭發放之因緣。

九月十五日,得知紐約市政府決定在九十四號碼頭設立家庭扶助中心(Family Assistance Center)輔導家屬報案、精神關懷、醫療補助、保險申請、DNA之收集及死亡證明書之申請等,於是決定跟隨他們搬遷,擴大慈濟服務與關懷面。

九十四號碼頭設立慈濟關懷站

九月十九日,在美國總會執行長曹惟宗師兄等一行人之努力,及救世軍Major Holly女士之支持下,救世軍特地撥出10呎*10呎之場所,供慈濟作為發放緊急救助金之攤位。我們補助之對象分為:往生者、受傷者及失業者三種。往生者一律發給慰問金1000元、受傷者500元、失業者依家庭扶養之背景從美金200元至500元不等。發放之原則為只要申請者符合標準,就當場簽給支票。同時亦繼續在現場擔任翻譯,及在紅十字會和救世軍所屬餐飲站服務,發放工作一直持續到十二月二十八日為止。

新州家扶中心設立第二關懷站

當紐約市設立家庭扶助中心之同時,新澤西州政府因數百名失蹤者居住在新州,為了提供他們申請救助金之方便,特於九月二十日在與紐約隔著哈德遜河一條水的州立自由公園設立家庭扶助中心。透過九十四號碼頭之因緣,慈濟得以順利進入此中心服務。該中心之設置與九十四號碼頭所提供之服務類同,唯一不同的是民間之慈善機構以NOVA為主,而非紅十字會或是救世軍。

由於九十四號碼頭之經驗,我們在很短時間內找到整個中心運作之負責人Mr.BOb Bellan,當我們告訴他慈濟需要一個攤位做發放救助金的工作時,他抱著懷疑的態度擱置我們的請求,因為慈濟對他來講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機構。第二天,我們再次到自由公園,約一小時後,只見Mr.BOb Bellan匆匆忙忙的從家屬休息區走入大廳,我當場攔住他,再次提出慈濟願意幫忙的請求。他看到我們的誠意及有實際在紐約市九十四號碼頭運作之事實,只好勉強答應我們,並說需要再等兩天才能有攤位。

當我們要離開時,適紅十字會義工Mr.Jim Stephenson到來,他當著我們的面告訴Mr.BOb Bellan說:慈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團體,原因是去年新加坡航空班機在桃園機場發生空難時,他人正在舊金山,從電視銀幕上,見到很多身穿藍天白雲制服之志工在暴風雨中協助救難工作,身為紅十字會災難救助專家(Disaster Specialist)的他,對此印象非常深刻。Mr.BOb Bellan從他的敘述中,對慈濟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就在當天下午約五點鐘時,我們終於領到第一張桌子,並於九月二十二日起正式在新澤西州做緊急救助金的發放工作。

華埠增設第三關懷站

海外總督導黃思賢師兄於十月中旬前來了解九一一之賑災情形,有感於住在世貿災區附近華埠之華人,由於地鐵被破壞,交通不便及語言之困難,可能無法申請到救濟金,而建議慈濟在華埠增設一個發放點,其中以廣東朋友為主要服務對象。經過王頌寧師兄及紐約、長島幾位師兄師姊之策劃及中華公所主席鍾僑征先生同意提供場地,終於十月二十四日在華埠中華公所內成立九一一第三個關懷站。

發放應急金近二百萬美元

三個關懷站之運作一直持續至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為止,志工投入上萬小時,如依每天八小時計算,總計約有一千五百人次參與發放工作,服務之天數,從九月十一日起至十二月二十八日止共計一百零九天。

今年一月起,慈濟之發放工作由現場改為在各分會辦理,並由美國總會之九一一個案關懷小組統一受理申請,可透過電話、e-mail或是郵件申請,審核後並按申請人之住址,由最近之分、支、聯點志工,將支票親自交到罹難者家屬手上,除表達慈濟人之關懷外,亦落實國際賑災五項原則之一的「直接」發放。

由於受災者及罹難者家屬後來均已陸續收到美國政府及其他慈善團體大筆之救助金,於是我們提供緊急救助金之需要性也隨著減低。因此美國總會於今年五月底決定自六月三十日以後停止接受九一一補助之申請。至今為止,共計有3327戶接受慈濟補助。

 

◢讓我們一起手牽手,祈願天下無災難!(照片/新澤西分會提供)

 

唯一的外國慈善團體

在九十四號碼頭之賑災組織中,慈濟是除了紅十字會、救世軍以外的第三大慈善機構,也是唯一的外國慈善團體。在新澤西自由公園,慈濟更是唯一現場提供緊急救助金之團體。值得一提的是,家住賓州的受災者史坦露沙女士,(Mrs.Russa Steiner)於去年十一月六日應邀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她與律師Mr.Robert Baldi報告說,當她在申請救助金時,唯有慈濟關懷站經填表及簡單詢問後,即開出補助金。慈濟之善行讓她非常感動,尤其慈濟是她從來沒有聽過的一個外國佛教慈善機構。因此,慈濟被列入美國國會紀錄。

慈濟最大的不同

在九一一事件賑災活動中,我們有很多時間與其他的慈善團體共同運作,發覺慈濟與他們最大不同是:慈濟捐款人往往也是積極參與賑災的志工。而其他慈善機構捐款人與義工常是不同之人。

九一一浩劫,不只造成美國財務上之鉅大損失,而且也損失不少財、政、經方面之精英,造成多少家庭天倫夢斷,因而改變了美國人的生活方式。也因為九一一之故,造成美國後來轟炸阿富汗,更多的人間悲劇因此而起,人禍和天災令無辜的阿富汗災民活在沒有希望的世界。冤冤相報何時了?可憐的是無辜百姓和孩子們!

九一一的覺悟

證嚴上人慈示:「驚世的災難過後,應有警世的覺悟,用善解包容的心消弭舊業,用知足感恩的心種植福田」。慈濟人「愛灑人間」運動,希望能把愛灑在人與人之間,唯有藉著善的力量、善的循環、善的共業才能阻擋惡業的到來,藉此「愛灑人間植福田」運動,淨化人心、祥和社會,也唯有人心淨化了,才能天下無災難,類似九一一慘絕人寰的悲劇才能不再發生。

 

BACK│NEXT

回目錄

 


「慈濟全球資訊網」歡迎您∼